中国文物信息网
中国文物报社 主办
  • 综合新闻
  • 图片新闻
  • 行业动态
  • 展览资讯
  • 公告
  • 工作研究
  • 文物考古
  • 博物馆
  • 遗产保护
  • 收藏鉴赏
  • 文博副刊
  • 文博出版传媒
  • 文博技术产品
  • 法律法规
  • 中国世界遗产
  • 历史文化名城
  • 历史文化名镇(村)
  • 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 中国博物馆名录
  • 十大陈列展览
  • 十大考古新发现
  • 先进集体与先进工作者
  • 十佳图书
  • 十佳文博技术产品
  • 2017年专题
  • 2016年专题
  • 2015年专题
  • 您所在的位置:主页 > 专栏专刊 > 文博副刊

    文博副刊

    上坪会议旧址

    发布时间:2018-10-12林 洪

    上坪会议旧址原名下新屋,位于湖南浏阳大围山镇(原白沙乡)上坪村一个偏僻而狭长的山冲里,为陈氏家宅,土木结构,设前后两栋,主体建筑面阔五间,悬山顶、小青瓦。1927年,国民党军队将陈宅放火烧毁。后陈家又在原址恢复几间房屋。目前建筑面积264平方米,2011年升格为省级文物保护单位。

    上坪会议旧址全景1_meitu_2.jpg

    上坪会议旧址

    陈家老屋为什么会被国民党军队烧毁?这里曾经发生过什么重大事件呢?

    大革命失败后,1927年9月9日,毛泽东和中共湖南省委率先高举中国共产党旗帜,武装反抗国民党反动统治,发动了著名的湘赣边界秋收起义。三路军队,5000多人,分别从江西修水、铜鼓、安源出发,合攻湖南省会长沙。毛泽东任前敌委员会书记并亲赴铜鼓指挥工农革命军第1军第1师第3团的军事行动。

    9月11日清晨,第3团正式起义,进军浏阳!当日下午,部队兵分三路包围浏阳白沙,与该镇守敌(一个加强连,200余人)激战一个多小时,大获全胜,毙敌20余人,俘虏百余人,缴获大量武器。12日,第3团又歼灭东门敌军排长及以下10余人,进占东门。

    第3团在白沙和东门未遇强敌。但是,连战连捷却让团长苏先骏自大起来。他忽视了毛泽东的吩咐,未在附近制高点设岗放哨。危险正在临近,当团部正商议如何攻打达浒时,不远处枪声四起。敌军三个营趁第3团不备,兵分两路,围攻东门,且羊牯脑制高点已被占领。情况危急!2营迅速进入阵地,阻欲占马鞍山制高点敌军,1、3营冒着枪林弹雨,在羊轱脑制高点两侧并力反攻,但3团伤亡严重。1营营长汤采芝冲锋中中弹,小肠流出,壮烈牺牲。据当时《申报》记载:“苏军阵地……死尸,计有四、五百人……可见战事之猛烈矣。”双方鏖战6小时,战况愈发不利,毛泽东果断命令撤出战斗,分路向上坪方向转移。

    上坪,地处平、浏、铜三县交界处,群山环绕,地势险要,群众基础好。毛泽东就读第一师范时的好友陈锡虞就居住于此,时任白沙农民协会负责人。他热情邀请毛泽东住在他家。

    上坪非久留之地。部队何去何从?毛泽东彻夜研判战局。

    继续剑指长沙?队伍只剩下八九百人,且大部分指挥员和士兵均感染疟疾,战斗力持续减弱。刚好1团有信来报,临时收编的邱国轩团叛变,1团措手不及,损失惨重。其时,敌人在长沙城区有军警近3万人,长沙周边浏阳、醴陵、修水、万载、萍乡5万余人,优势明显。

    到山区积蓄力量再战?或许可行。实际上,毛泽东已然熟谙农村。他曾在家乡韶山开展过农民运动,当过国民党中央农民部主办的农民运动讲习所所长,后担任中共中央农民运动委员会书记,并先后写出了《中国社会各阶级的分析》《国民革命与农民运动》《湖南农民运动考察报告》等与农民运动相关的重要文章,影响广泛,被瞿秋白称为“农民运动的王”。毛泽东深刻意识到,要想革命胜利,必须放手发动、组织和依靠农民。在大革命风雨飘摇之际,他也多次指出,为保存革命武装力量,“上山”是重要选择。1927年6月中旬,毛泽东在武汉与湖南同志谈话时指出,“长沙站不住,城市站不住,就到农村去。”月底,他在《中共湖南省委目前的工作计划》中指出保存工农武装的三种方法,“……次之则上山”。7月4日,毛泽东在武汉中央会议上讨论如何对付敌人的搜捕和屠杀时,分析了保存农民武装的两种策略,其一是“上山或投入军队中去,上山可造成军事势力的基础”。8月9日,毛泽东在中央会议上又指出,湘南暴动,纵然失败,也不用去广东,而应上山。甚至在安源会议上,毛泽东也强调,无论如何不能放弃萍(乡)、安(源),被敌人断了后路。

    9月14日晚,毛泽东在陈锡虞家主持召开连以上干部会议。会上有争论,但最终形成了三个主要决定:一、放弃攻打长沙;二、致信中共湖南省委,建议停止执行长沙暴动计划;三、一团向三团靠拢,部队向江西萍乡方向转移。

    这是三个事关生死的重大决定。放弃攻打长沙,避免了以卵击石,保存了实力;14日晚建议湖南省委停止长沙暴动,15日晚收到信后的湖南省委即刻召开紧急会议,顶着巨大压力,停止了16日的暴动,防止了党组织的暴露,保护了革命力量;向萍乡等山区方向转移,即避敌锋芒,将革命部队向敌人统治力量薄弱地区转移,这是毛泽东一直以来“上山”思想的反映。如果说毛泽东农村包围城市思想的形成是一个过程,那上坪会议则应该是它最初的实践。

    毫无疑问,从打省会城市到转向山区,这是对当时中央政策的重大改变。毛泽东和湖南省委因此受到当时执行左倾主义路线中央的严厉批评和处分。然而,上坪会议终究是实事求是的。1927年9月19日,第1、3团和第2团余部顺利会师文家市。当日,毛泽东主持召开前委会议,讨论部队行动方向。经过激烈争论,会议再次确认了放弃攻打长沙的决定,部队将沿罗霄山脉南下,向江西萍乡、莲花前进,向敌力量薄弱的农村山区进军。毛泽东“农村包围城市”思想逐渐在斗争中绽放。从此,中国共产党人逐渐走在了探索正确革命道路的征途上,而1927年9月14日那晚召开的上坪会议,则拉开了这一伟大征途之序幕。

    中国文物信息网陈梅